2001年8月14日 星期二

玉兔桃芝大爭論

近期較為值得討論的問題大致為玉兔及桃芝事件所掀起,一項民眾和政府對氣象部門專業的質疑問題。事件都是在7月尾,玉兔在香港以南掠過,使天文台懸掛了一個八號波;而桃芝則直襲台灣,並在花蓮登陸,其帶來之狂風暴雨對該省帶來嚴重的災害,死傷近百。

香港市民對天文台的控訴,是天文台掛了八號後,沒有烈風出現,天氣也不惡劣,導致他們白白沒有了一個工作天,經濟損失難以估計。而台灣方面則認為氣象局本來預測桃芝在台北登陸,但後來桃芝卻是在較南處的花蓮登陸,致使台北風雨不大,也是白放了一天假期,而指出氣象局對於路徑預報的錯誤是失責的。

台灣中央氣象局和香港天文台也可真同病相憐,大眾們對事件未了解清楚,實不知颱風路徑預報之困難。實在玉兔及桃芝的預報,當時世界多個氣象局包括英國、美國、日本、台灣、大陸和香港都相當一致,不見得是個別氣象台的嚴重失誤,而且最終路徑的誤差其實也是在於估計範圍內。颱風的構造是最惡劣的天氣僅出現於其中心附近窄狹區域內,即風眼牆;其影響範圍不超過方圓100公里,因此路徑出現絲毫異變,各地天氣隨即有天壤之別,高度的警覺性,是必須的,而香港天文台和台灣中央氣象局今次已成功做到居安思危,警戒市民的責任。

其實,事件亦引伸出多項潛在和討論已久的問題。香港方面,第一為熱帶氣旋警報系統的定義,至今仍以維港為標準,實在是一大問題,皆因維港兩傍高樓臨立,阻風嚴重,要維港吹強風時,其他地區已可能吹起烈風,維港吹烈風時,可能已是一颱風直趨香港了!

而今次而言,維港未吹烈風而掛起八號,給一般人的意識是未符合定義而掛錯波,故引來了一番責罵。另一方面,亦再次反映出香港市民對氣象知識的缺乏,還有防風警覺的薄弱。

而台灣,今次桃芝登陸時其實連強烈颱風的級數也不如,而台灣本身也未有普遍地出現颶風,而造成巨大傷亡的原凶,乃是暴雨。多數傷亡都是因山泥傾瀉,而引致的房屋倒塌等意外;那麼,基本上氣象局即使做足警告工夫,市民做好最好的防風措施,今次的傷亡也是難免的;因本身的問題在於房屋山坡失修,去水措施不良,這實實在在是政府方面的責任,照顧不了台灣山區居民的安全,各方面,不單是氣象局,實在也應當反省。

網誌存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