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1年12月30日 星期日

見証奇蹟

大家相不相信這世上是有奇蹟的呢?又有沒有經歷過?奇蹟總會在我們身邊發生,而且是很突然,很迅速的,但我們可能不敢去認定這是一個奇蹟,甚至會強行用其他解釋去合理它。在2001的寒冬中,12月27日,奇蹟在這一日發生,這件事震撼了氣象界,有人質疑,有人逃避,有人討論,亦有人相信--颱風會吹襲極近赤道的新加坡嗎?

氣象學上討論熱帶氣旋(即俗稱的颱風)生成的原因,其中一個基本因素是必須要有足夠的科氏力(因地球自轉產生的空氣偏轉效應),而由於科氏力在赤道附近十分微弱,熱帶氣旋很難在南北緯5度以內生成,而能在南北緯3度生成的例子雖有,但已被列為罕見;因此,位於北緯1.2度的新加坡是沒有設立熱帶氣旋警告機制的。12月25日,一個微弱的擾動在新加坡以東百餘公里的海上出現,但它只有美國的聯合颱風警報中心(JTWC)留意到。12月27日早上8時,這個已經生存兩日但毫無增強跡象的擾動竟突然被JTWC定性為熱帶風暴,更神奇的是,它當時的定位是北緯1.5度,東經105.2度。在這個消息發出之時,其他專業機構包括台灣中央氣象局及日本氣象廳仍是完全沒有提及到這個擾動的存在,而我們香港的追風者則開始議論,但仍是十分質疑JTWC行動的可信性。

同日下午2時,一連串更震撼的消息,被真實的船舶及地方觀察資料所証實。JTWC第二份熱帶氣旋報告作出了一個完全戲劇性的行為--把那奇蹟的熱帶風暴升格為颱風,中心風力130公里。報告中報導了在颱風中心附近的兩隻船分別錄得130公里風力及190公里陣風,而且在衛星影像中,已見到風眼結構;這些証據代表了這個奇蹟風暴已俱有相當強度,是無可置疑的...兩個專業機構-台灣中央氣象局及日本氣象廳也同步把這風暴定為熱帶風暴了,給名--畫眉,對於這兩個作風穩健的機構來說,把一個完全沒有提及過的低壓區突然稱為熱帶風暴,並給予命名,就仿如是無中生有,宇宙誕生般的神奇和荒誕,但卻又是事實。



荒誕的事並未完結,因為這股颱風..或只是熱帶風暴也好,竟直撲新加坡--這個未有想過可以被熱帶氣旋探訪的地方,一向天氣都沉悶少變的新加坡,一日間即風雲色變,狂風暴雨,但從未見個及應對個熱帶氣旋的這個福地,總不願意去應對這個奇蹟,也不希望去解釋它,所以新加坡傳媒是說:「我們受到季候風影響,天氣惡劣」。新加坡的官方網站早就被外國訪客(包括香港的風友們)塞滿,但新加坡人卻還是被蒙在鼓中,不知風暴逼近,如常活動。外國的氣象朋友都密切看著新加坡當地的氣象觀測和新聞發報,但似乎未見暴風的風速,也未有重災的報告,倒見網頁一角原來也列出了這個風暴的少量資料;但這一角,新加坡的居民始終未有留意得到,他們仍是深信傳媒所言:被季候風影響。

晚上八時許,畫眉在新加坡以北約50公里登陸及掠過,並快速減弱;奇蹟乍現,有如曇花。畫眉的迅速增強,近赤道而生,打破了不少紀錄。我們一些氣象朋友有閒談過在赤道附近出現颱風,影響新加坡的可能性,都被視為是一個無聊假設,今日,無聊的假設變作事實,我們訝異天氣是多麼奇妙,多麼難測。一個奇蹟証明這個大自然的規律是遠遠超過我們所能想像,所謂規律,根本沒有一條定律可以絕對概括。而當親身面對奇蹟時,總會有一些自大而怕事的人仍堅持自己的法則及定律,不肯相信和應對,且繼續用自己的解釋去使奇蹟合理化...幸運地,在局外清醒的人,仍能客觀分析和面對事件,可是局外人總是難以把局內人抽離一個局中,這可是要局中人謙卑變通才可。

期待奇蹟,但奇蹟出現後卻害怕或否認。最怕固執堅持的人,那些人鎖緊了自己,叫自己錯過了一些可能是神奇的美事,而繼續空等他們所期待的奇蹟,還有繼續去犯同樣的過錯。

2001年12月22日 星期六

不安平安夜

作者:白龍

2001年12月22日,平安夜前兩天,冬至之日,關島正處於極度不安的戒備狀態,如臨大敵。



南海,台灣,東海,太平洋...被一片薄薄羽毛般的雲層覆蓋著,那是由洋面低溫所引致的低雲,其中又以日本以南那些粒粒狀雲層最為明顯,整個海面都充滿淒蒼冷清的冬日氣氛。

華中,一束橫過的雲,是噴射氣流雲,由高空強勁西風所刻畫的雲絲,象徵冷空氣的強盛和橫行。

颱風,是掌管熱的神,它取盡海上熱力,發展自己,成為大洋上的霸者,但在這幅圖上,這一個颱風,在圖中右下角一團亮麗結實,雪白渾圓,由螺線組成充滿力量的巨大旋渦,中間張開一隻獨眼觀看著這冬日,冷而乾的世界...沒有其他同伴、沒有其他對手,似乎是一個孤獨的強者,在冰天雪地中浪蕩著。

這位勇者,或被人視為怪獸的,名叫法茜。

這天,法茜是一個超級颱風,中心風力每小時達280公里。

或許大家不能想像是多強,大家應該聽過溫黛,或者是約克,兩個為本港帶來十號風球的颱風,或者問問你長輩,溫黛有多恐怖?

1962年颱風溫黛,香港天文台對她的強度描述如下:
「當溫黛的風眼經過香港時,氣壓急跌,在1962年9月1日創下了歷來的最低紀錄953.2百帕斯卡。在溫黛襲港期間,維多利亞港的每小時平均風速達133公里,最高陣風紀錄是每小時259公里,而大老山的陣風更高達每小時284公里,這都是歷來的紀錄。 」

法茜有多強?

法茜比溫黛強一倍有多,就是說,那個大老山的歷史陣風,才等如法茜的平均持續風力。

2001年12月22日,法茜對關島構成直接吹襲的威脅,那時關島所面對的,是將會有一個不安的平安夜。

結果...幸好打不正,逃過大難。

趣事一則,是關島當地的氣象部門 - 聯合颱風警報中心(JTWC),當時一名預報員,可謂老將,正好在那時退休。對於一個氣象預報員來說,猛烈風暴的直面迎擊是一件值得興奮的事,所以這個法茜可算他的退休禮物。大家都知,官方發出的警報必需依從格式(Format),但這位老將在他最後一份收山之作中就加入了不少的個人言語下去了,這點我是十分喜歡的,最精警的一段莫非如此:

「THE OBVIOUS QUESTION IS: HOW MUCH STRONGER CAN STY 31W BECOME?
.....PATTERN SUGGESTS THAT SOME ADDITIONAL STRENGTHENING IS STILL POSSIBLE AND 150 KT IS NOT UNREALISTIC. ....」

句子間充份溶入他對法茜的祈待和興奮,又或是緊張...這絕難在一份普通的官方警告中看見

「NOTE: AFTER 15 YEARS AND 7 MONTHS AND ISSUING OVER 1000 WARNINGS ON MORE THAN 170 TROPICAL CYCLONES AT JTWC GUAM AND PEARL HARBOR, THIS WILL BE MY LAST WARNING AS A RESERVE TYPHOON DUTY OFFICER.

A SPECIAL THANKS TO ALL OF THE USERS WHO HAVE ENDURED MY LENGTHY PROG REASONINGS OVER THE YEARS.」

所以我說美國很愛幽默...倒沒錯的... 暗地自誇,又可說是感觸,又令人會心微笑。

....
冷清的寒冬中,被孤立但猛烈一個颱風,像是告訴我們世上怎樣也有個角落依舊存在著生氣。

2001年12月16日 星期日

31w的啟示

開學後一直忙著適應及面對其他環境上的改變,又加上風界仍是相當平靜的;本當之風季高峰--九月、十月,除了一些在西北太平洋上偷偷北上的熱帶氣旋外,並沒有什麼颱風對本港構成影響。就因此罷著罷著,竟停了三個月沒發電子報,小弟深感抱歉。

12月至今有兩股熱帶氣旋,剛剛平了平均值。31w在西北太平洋對開形成,所有之預報在初始時都估計它會向西快速移動及急速發展,但至今這31w卻原地打轉了三日,且強度仍僅熱帶低氣壓之級數。為什麼呢?聯合颱風警報中心最近持續給出了解釋--西風爆發,這個英文簡稱為WWB的新名詞(對我們來說),又觸發了小弟的一些調查。發覺這WWB原來正是信風逆流之赤道異常西風潮,它的生成並不等同夏季時我們所見的越赤氣流,而卻是可能由MJO及沃克環流之異常所致,而這WWB的最大啟示,正是它可能為一個觸發因素,使厄爾尼諾在這年末重新降臨。

究竟來年會不會是厄爾尼諾年呢?我們目前手頭上資料仍十分缺乏,因此仍不可單靠這次的西風爆發就能下定論;時間,將會為我們帶來結論,大家可當留意留意。

網誌存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