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8月4日 星期五

派比安的謎思

派比安橫過南海北部,距離香港超過 200 公里,但本港境內已普遍刮起烈風甚至暴風。 在新聞報導的層面上,就是多班航機取消,貨櫃被吹倒,六百多棵樹被吹倒或折斷,這個數目比約克襲港十號風球時還要多。

而在一般市民,包括我自己親眼在市區所見,就是垃圾桶被吹翻,遮骸遍野,滿地樹枝樹葉,還有在風中猛烈搖曳的招牌,絕對是八號或以上風球的景象。

在追風者層面,有風友在紅磡碼頭錄得每分鐘出現的頻密烈風,三十分鐘一次的暴風,還有時速142公里的颶風陣風。也在氣象資料分析的層面上看,香港風力指數創下新高,破了九號風球杜鵑的紀錄,還有昂平氣象站時速超過170公里平均風力,214公里陣風,連風速計也被吹壞了!

在所有層面來看,派比安襲港都是一必需發出八號或以上熱帶氣旋警告的案例,那怕天文台是因社會因素抑或人為因素,延誤了,就以選擇性的理由去掩飾錯誤,以為可以醞天過海?

鬧天文台‥已經有很多人鬧了,小弟在此不再浪費氣力,而嘗試從其他角度看派比安,我有一個問題,就是為什麼派比安距離這麼遠,也可有如此風力?說是危險半圓,但派比安也不是移動得這麼快,半圓效應不似這麼明顯。論氣壓梯度,太平洋副熱帶高壓脊是強,但也是遠,看也只是中對流層較大梯度,也許是派比安的風場結構有點特殊,他的烈風圈暴風圈較大?但為什麼呢?

也看派比安的環流,少有地在近岸地方也可以在北半圓保有不錯的環流結構,這都是我們從科學與研究層面上值得思考的地方,派比安創下這個可能是史上最強的三號波,不單是在於香港天文台的失誤,他的失誤,背後還是有一些大家不明所矣的地方,就是使人預測有誤差,異於尋常的地方,我們想想‥看看‥ 

別人是難以改變的,鬧又鬧過,從可增進知識的方向看,就是找出問題的細節探討,在於人為以外,其實的確也是有些大自然的詭異,告訴我們,人不要以為自己可以測天掌握到未來,我們所知的其實很少,老天來一個小變手,你不夠 Fexible 就會被弄得人仰馬翻,有所謂的命運,但人也可在命運當中靈活而適應作出最佳決策的,香港天文台,這次錯,其中一個地方也就是不夠靈活多顧慮了,香港天文台,何時會學精一點呢?

網誌存檔